企业对于尖端技术的钻研攻克令人钦佩,但回到产品的使用逻辑,这样的投入是否真正符合市场需要?则是不容回避的问题。

之后,张女士接到一封来自“快递公司”的邮件,称需要支付快递费,费用是5万多元人民币。付款后,张女士又接到“快递公司”的邮件,称包裹现在在海关,需要办理两个文件用于清关,文件的办理费用总共是12万元人民币。张女士觉得,自己只有取到包裹才能拿到属于自己的那20%,前期支付的费用与之相比可算是“毛毛雨”。于是便按照“快递公司”的要求又支付了12万元人民币。